当前位置:主页 > 两性新闻 > 两性情感 >

富贵少妇的诱惑 只为了借种

更新日期:2019-12-31 | 编辑:
       富贵少妇的诱惑 只为了借种

舞会上热辣相识,她挑起了我的欲望

认识阿芳是在一个朋友的聚会上,那时,女友追随一富老头而去,留下我一个人独自品味失恋的痛苦,所以在朋友的聚会中,众人的欢乐与我无关,我安静的坐在角落,一个人品尝着红酒,聆听着忧伤的音乐。这时,一位穿着性感而美丽的姑娘来到我面前,她是那么的高挑,身材是那么的匀称,仿佛一朵灿烂的玫瑰坐在我身旁,要与我共同品尝红酒,这让我那颗孤独的心感到内心的渴望。

她只是默默的坐在身边,不时的敬我的红酒,她优雅的请我共舞一曲,我不忍拂她的意,随着歌曲响起,我们来到了舞池,在跳舞的过程中,她问我为什么一个人郁郁寡欢,我没有说话,只是盯着她那精致的脸蛋,她便肆意的让我望,随着舞曲的深入她慢慢的向我靠拢,我感到一阵窒息,感受到了她身上的体香,我渐渐不能把持,紧紧的抱着她的腰,她适时的贴上我的身体。

一曲终了,我们都没有下去的意思,等着另一曲又起,这是一段暧昧的舞蹈,灯光也随之熄灭,我们在这暧昧的舞蹈中,紧紧的抱住了对方,我似乎听到了她的呻吟,让我雄性勃起,她开始扭动着她那穿着薄纱的身体,迎合着我早已勃起坚硬的身体。

直到晚会结束,我们都抱在一起,直到分手之际,她抱着我的身体问我:“难道你不想知道我的名字吗?;于是我们交换了姓名和联系方式。

在她的豪宅里我们纵情欲火

第二天,由于是星期六,不用考虑怕上班迟到,我睡得死死的,当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上午10点多了,起来,一看手机,上面竟然显示有5个未接来电。回过去,电话那头传来她的声音。她要来接我去她家。她来到了我的小区,我马上下楼,发现她正在一辆红色宝马车旁,和风吹起,那裙子飘起,象一朵盛开的芙蓉花。她远远的看到我,不停的向我招手,我来到她的车里,感叹竟有如此有钱的美女,我一个大学研究生毕业,工作已有5年,还要靠贷款分期付款才能买套100平方米的房子,哪有钱来买如此豪华的车,而眼前的阿芳看来比我要小,竟然能用上宝马车,心里正在感叹不已。阿芳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,笑着说我如果想用车,可以长期借给我一辆别克车用,但前提条件是必须随叫随到。我说竟有如此美事,不会是做梦吧。阿芳笑着说只要我做到,就不只是美梦。正说着车子在一幢豪华别墅前停下,我不相信这是阿芳的房子,我好像刘佬佬进了大观园,这个城市还有如此漂亮的房子,前面有一个很大的花园,花园里有许多美丽的名贵花草,进入屋里,那是一幢三层小楼。

在阿芳的带领下,我来到餐厅,原来饭菜早已摆在了桌上,阿芳叫我坐下,说饭菜已经弄好,只等我来用餐了。我问她就我们两个,她告诉我就我们两个。然后,阿芳从冰柜里拿出一瓶红酒,说要好好和我喝一次酒。我的酒量不是很大,但对于喝红酒我很喜欢,于是,我们开始喝了起来,由于早晨没有吃东西,几杯酒下肚,我感觉有点醉了,阿芳的酒量却很大,丝毫没有就此罢休的味道,我说我不行了,她建议放音乐,然后我们在音乐声中又喝了起来,这时,阿芳要我和跳舞,趁着酒兴,我们在音乐声中跳了起来,慢慢地,我们开始抱着对方,阿芳的嘴唇开始向我的嘴唇靠拢,我们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,吻着对方,我们的呼吸开始急促,身体已经不能把持自己,阿芳她那火热的身体,轻轻的呻吟,再加上那暧昧的歌声,让我们的身体在相互扭动。慢慢地,我感觉阿芳在解我的衣扣,手在不停的抚摸我的身体,我感觉我控制不住自己,不自觉的用手抚摸着她,脱她仅有的裙子,慢慢地,我随着她的身体来到她的房间,然后抱着躺到了床上,这一刻,我们都忍不了,想到脱下对方仅剩下的内衣,开始了灵与肉的交融。

当我们醒来,已经到了晚上,阿芳紧紧的抱着我,吻着我的全身,在她的引导下,我再次感觉到身体在冲动,我们再一次交融在一起,那一夜,我们兴奋了整整一夜,在阿芳火热身体的吸引下,我感觉不到疲倦。

第二天,我们都疲倦了,睡了一上午,下午的时候,阿芳带我去商场,给我买了几套衣服,从里到外,从夏天到冬天,都给我买全了,那昂贵的价格是我一直不敢去想的,然而,阿芳眼睛都不眨一下,卡一刷,然后潇洒的带我上车,回到她的家,随后,我们一起洗澡,一起将身体最深层的东西唤起,直到我们沉沉的睡去。

她悄悄离开我成了借种工具

接下来的两个月,每次在我下班我,阿芳总是准时的来到我单位接我,单位上的同事为我找到新女友而祝福我,尤其是看到我女友竟是富婆时,笑着说我在走桃花运,说我福气太好了,而且美女还如此的对我好。可阿芳既不肯定是我的女友,也不否定同事的说法,总是淡淡的一笑。

两个多月之后的一天,阿芳叫我自己开那辆别克车上班,告诉我下班自己开车回来,她有事去了,等几天才回来。我当时没有在意,下班后自己开车回到阿芳的家,打开家门,没有看到阿芳,心里感觉空荡荡的,似乎有种不祥的预感,这时,我看到了茶几上有张写有字的纸,拿起来一看,原来是阿芳留给我的。原来她是香港某老板的第三任妻子,那个老板已有70岁了,但一直没有生孩子,只要他生下孩子,所有的财产都会留给她!于是她就找到了我。

看着面前的这封信,我感觉天旋地转,前面的女友随富老头离开我,现在的女友却因为富老头而利用我,我原来只是阿芳肉体布局下的代孕种子。我望着外面西下的太阳,那夕阳象血一样的红,这一刻,我头脑一片空白,心却象刀一样绞着痛。

Copyright © 2019-2020 sexbus.cn 版权所有

免责声明: 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提供商提供的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